一年又过了,又到了回家的时候。

一年了,没出席任何活动,没认识26届学记。每一次只能从他们口中得知。

三月活动我拒绝参加。当缺席了一次活动后,就少了一次的共同话题。我不想尴尬和落单。

数一数,一整年的活动我都没出席。看着活动照片,看着大家的留言,听着你们的谈话,我怎么不想出席。只不过我真的很懒得跟父母商量。懒得开口,就让思绪不停地挣扎。

 

原本今年就不打算回去。看在你们的份上,我还是回去了。一度我还想辞职。

原本想当生活组组员就够了,还是选回美术组。还是这是我的宿命?

老早就决定了,绝不拿任何节目和站长。这也是一种自我突破。

还以为在营期间会成为一个闲人,怎知却当上了超级万能助理。

 

往着槟城的路上还在担心和忧郁,一直担心自己后悔了。

当初想辞职却太迟了,唯有继续熬下去。

其实,回家也不为什么,只不过为了叙旧而已,培训营不是重点。

 

一到营地就后悔了,后悔为什么不先吃午餐,后悔为什么要坚持打包过去。终究还是迟到了啊。

吃过最快一次的麦当劳,也是最难吞的一次。

到那里就立刻处理工委名卡的事情,非常担心赶不及做完。

名卡还是做到半夜。谢谢欣美陪我到那么迟才睡。

当有人问起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做,我不懂该怎样回答。让其他人帮我,我反而更担心。既然他们都不闻不问,那我也没必要去理他们了。

 

第二天继续赶完名卡,还帮忙处理小册子的印刷。

那时很担心历史重演。结果还是出了一些小问题。所幸经理开口,才得以继续印刷。那也拜潘飞所赐吧。LOL

又在报馆待了好多个小时。结果回到韩小听到令我气愤不已的话。“快去弄美术组每年的问题”

我不明白。明卡、小册子都赶好了,还有什么?又有什么祸要我帮忙收拾?

进到会议室,原来是布条。那一瞬间,我超想爆粗的。至今那布条怎样毁了我还是不知道。

我沉默不语,也不想鸟人。我真的很生气。我明白身为美术组我有责任去弄好,为什么吃苦的只有我,而他们还能吊儿郎当地慢慢做。

后来会议结束,培根提醒大家不要忘了美术组。我还是不想鸟人。我还生他们的气。

几近完成,某些人开始不做了,还说布条已完成,叫我快去吃晚餐。结果还没粘的纸还是我粘。我就知道我不能那么放心让他们自己完成。虽然很丑,至少也有一个样出来。后来挂布条我就不理了。

那一晚独自吃晚餐,还被陷害了的说。我还以为长豆不辣,就拿了很多,以为白菜还能吃就拿了一堆。

结果,吃得好辛苦。后来也才发现白菜有股酸味,剩下的就直接倒掉,没胃口吃了。

 

只不过两天的集训就写了那么长,暂时到这里。我不想忘记集训的事,所以我要仔细地记录。

培训营的点点滴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产。有时间明天就写完。

 

 

ps:我要公告网络世界说染发了!

 

創作者介紹

西西

cicis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